<rt id="ssewg"><center id="ssewg"></center></rt>
<acronym id="ssewg"><center id="ssewg"></center></acronym>
<rt id="ssewg"><small id="ssewg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ssewg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sewg"></acronym>
<rt id="ssewg"><small id="ssewg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ssewg"><center id="ssewg"></center></acronym>
<object id="ssewg"><small id="ssewg"></small></object>
<rt id="ssewg"><center id="ssewg"></center></rt>
<tr id="ssewg"><xmp id="ssewg">

鄭松泰:當“社會學博士”走上“港獨”之路

2019年09月01日 15:25:00來源:有理兒有面

  鄭松泰為香港政治組織“熱血公民”主席, 綽號“泰博 ”。這個“熱血公民”組織是一個非常激進的“港獨組織”,于2012年2月29日由黃洋達創立,秉承“港獨教父”陳云提出的“勇武”理念,主張城邦自治、香港建國,提倡以更激進手段示威。

  鄭松泰加入熱血公民組織并成為主席,令他身邊的人無不驚訝。因為鄭松泰本是一個文弱書生,其本科就讀于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系,2005 -2010年到北京修讀社會學系碩士及博士。 這樣一個書生為何會加入如此激進的組織并走上“港獨”之路,至今被港媒稱為香港政壇的謎團。

  但是,我們梳理鄭松泰的經歷不難發現,年輕的鄭松泰從起步到發跡,得益于他的規劃長遠、心思縝密。他的學歷及閱歷,都是其在未來攫取個人政治資本的重要砝碼。不得不感嘆,鄭松泰以與其年齡不相符的城府,將自己的丑惡面目藏得極深。下面,我們來解開鄭松泰由“社會學博士”走向“港獨”的謎團。

  出身平庸,利用“博士”光環提升身價

  鄭松泰出身普通家庭,父母為小商販,家庭條件一般。后來經過努力,考入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系,到北京求學前曾擔任民主黨灣仔區議員李繼雄的助理接近一年。畢業后,鄭松泰2005年到北京修讀社會學碩士及博士。

  畢業后來在接受采訪時鄭松泰坦言:在北京生活的五年,見證了中國大陸的變化,亦令他決定畢業后回香港發展,更讓他體會到在中國大陸生活得越長時間,就越不想香港變成中國的普通城市。

  鄭松泰的這一番話頗為值得玩味。乍一聽,其在談大陸的快速發展,實際上當時的這句話已是“一語雙關”,他分明想要在香港掀起浪花,讓香港變得“不平庸”!他選擇的這朵浪花,就是“港獨”的浪花。

  精心算計把握時機

  火速加入“港獨”組織

  返回香港的鄭松泰又回到其就讀的香港理工大學任教。然而不到兩年的時間,鄭松泰便加入了剛剛成立的“熱血公民”組織。上面已經提到,這個組織是2012年由黃洋達創立,成立時正值香港本土思潮急速冒起,提倡以更激進手段示威。曾發起多次“反水貨客”行動,多名成員因參與占中、旺角騷亂而被捕。鄭松泰似乎一直在等待這樣一個新興組織的成立,讓其能夠有機會大施拳腳。

  當李繼雄得知鄭松泰加入一個主張街頭抗爭的政治組織時,深感意外。后據李繼雄分析,鄭松泰雖然不是一個激進的人,但他博士畢業回到香港,已對社會政治深感興趣,但卻不會加入老牌政黨,因為那里面不會有其位置,而加入新興的“熱血公民”組織就可以有充足的發揮空間和影響力。

  李繼雄說得很委婉,其實不如直接說:加入“熱血公民”組織可以讓鄭松泰有機會出頭,牟取個人政治資本。這才是本質!

  費盡心機搏出位

  高調宣揚“港獨”思想

  起初,鄭松泰社運上的表現不算出眾,但憑著高學歷,在“熱血公民”贏得了一定位置。鄭松泰口才和號召力不及黃洋達,因此最初得到的關注并不多。但他的學歷在“熱血公民”里面幾乎是最高的,很受尊敬,他憑借擅長寫作的優勢,一直在網絡媒體“熱血時報”發表文章并主持網絡節目,不斷宣揚“港獨”思想和主張,荼毒青年人,很快便發展成為組織核心成員。2016年,鄭松泰代表“熱血公民”出選新界西選區的立法會選舉,初時因知名度低而不被看好,但最后卻高票當選,一炮而紅,并接任“熱血公民”主席。

  就這樣,鄭松泰通過幾年經營,終于“逆襲成功”,成為立法會議員。

  辱罵民眾“智障”

  曾自稱“愛國者”,被諷為“變色龍”

  前面提到,鄭松泰曾在2005年來到北京修讀,2010年取得了社會學博士學位。2005年,他在接受媒體采訪錄制《鏗鏘集》時,曾表示“我是中國人,我流的是中國人的血!钡,他在接受采訪時稱,這段是自己的“黑歷史”。

  后鄭松泰曾在臉書上表示,重看《鏗鏘集》他發現:“變的不是我,原來是香港人變得太慢,又或者根本不想變!币粋曾經有著愛國情懷的青年,變成了要分裂國家的“網紅”。可見,為了博得關注、牟取政治資本,鄭松泰就是這么一個左右搖擺、兩面三刀的“變色龍”,令人作嘔。

  此外,2017年6月10日,香港網絡名人仇思達公布一段立法會議員鄭松泰的錄音,內容指其辱罵大眾“白癡”。鄭松泰其后證實工作匯報和內部溝通被人流出,深表遺憾。11日晚,鄭松泰在臉書上發文承認該段錄音屬實,但自認為該內部限時直播的講話并無不妥。他表示自己有如此舉動,是因為他認為有些民眾屬于智障,而在錄音流出后鄭松泰于其臉書賬號發文補充,宣稱在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中所有未給“熱血公民”組織候選人投票的人全都有“智力問題”。

  教唆年輕人參與暴力參加暴亂

  稱反對上街的家長是“豬”

  鄭松泰在加入“熱血公民”組織時,仍然一直在香港理工大學任教,F在參與暴力示威的學生,多來源于鄭松泰這樣“港獨”教師的洗腦。從某種程度上講,校園“港獨”是社會“港獨”的溫床。校園“港獨”之所以滋長泛濫,是香港校園長期姑息放任鄭松泰這樣的“港獨”教師給學生洗腦。鄭松泰利用他的教師身份,為“熱血公民”組織培養了一批又一批后備力量。

  同時,鄭松泰還無恥地欺騙香港的青少年,公然教唆年輕人參加暴亂,詆毀、攻擊他們的父母,他聲稱:反對上街的家長是“豬”、是“港豬”,鼓吹年輕人要“與港豬劃清界限”,并唆使年輕的子女們同他們的父母斷絕關系,終生不相往來。其還宣稱“香港的父母從孩子一出生就不停地向孩子索取”,“每一個父母從來都沒有想過可以給予孩子什么”,“大難臨頭各自飛”,“有事沒事都不斷剝削年輕人”等等。最后,他得出的所謂“結論”是:“愛不愛年輕人,在上街這件事會表達的一清二楚!编嵥商┰诒﹣y中的充分表演,使其離間親情、泯滅人性的丑惡面目徹底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。

  “倒轉”國旗博眼球

  弄巧成拙丟飯碗

  2016年10月19日,在立法會點算人數期間,鄭松泰將民建聯議員桌面上的五星紅旗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倒轉,隨即被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裁定行為不檢而被趕離場,成為這屆會議上第一個被趕離場的議員。

  2016年9月19日,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劉國勛發新聞稿稱,針對鄭松泰的行為,現已致函警務處要求調查及依法作出檢控。2017年4月10日,鄭松泰接到通知,中區警署公眾活動調查組就其2016年“倒轉”國旗及區旗的行為,正式落案起訴“侮辱國旗罪”及“侮辱區旗罪”。2017年9月29日,香港東區法院對此作出裁決,認定鄭松泰兩項罪名成立,罰款5000元港幣。

  雖然毋須入獄,立法會議席也不受影響,但他任教的香港理工大學隨后指出,鄭松泰的操守和定罪與大學承諾的優質教育、及接受國際化的目標方向不一致,做出裁決將其剔除教師隊伍,合同期滿后,亦將不再續約。

  囂張跋扈信口雌黃

  政治野心不斷膨脹

  近兩年,鄭松泰自以為是的本性暴露,頻繁大放厥詞,囂張跋扈四面樹敵鄭。鄭松泰在接受媒體訪問時,曾狂言:考慮在10年之內爬高10級,而議席就是達到爬高10級的手段。

  今年年初,當大灣區規劃綱要即將出臺之際,市民翹首以盼,鄭松泰卻口出狂言惡毒抹黑,在一個論壇上先是誣稱“大灣區發展是‘賊船’”,進而恐嚇說“大灣區毒害整代人”云云。鄭松泰本身在內地生活過,更曾在北京讀博,本就深知國家發展的大趨勢,更應知道香港未來發展的核心依靠。其僅僅為了自私的政治利益,惡意攻擊抹黑大灣區發展,這是徹頭徹尾的“賊喊捉賊”,他以及反對派才是港人最要擔心的“賊船”!

  當然,為了刷存在感,飛速發展的高鐵也成為鄭松泰攻擊詆毀的對象。其引用“市民報料”假照片,造謠指高鐵西九龍站天幕玻璃被超強臺風吹爆裂,但連簡單的現場求證都懶得做,謠言迅即不攻自破。鄭松泰后又發聲明假裝道歉,實則仍“死鴨子嘴硬”,稱照片“估計是因為倒影造成的錯覺”。鄭松泰自當上立法會議員以來,除了大放厥詞、信口雌黃以外,政績乏善足陳,這次事件鄭松泰連抹黑都懶得去做求證,讓人直接打臉,真是人品和水平雙低下。

  徹底放飛自我

  成為“港獨急先鋒”

  鄭松泰成為“熱血公民”組織核心成員后,為不斷提升地位,徹底放飛了自我。其在“占中”期間多次組織激進暴力行動,曾因沖擊警察防線而被拘捕,后獲準保釋。自2015年1月以來,其頻繁組織“反水貨客”行動,期間采取辱罵、人身攻擊等方式進行暴力抗爭。鄭曾組織“熱血公民”成員前往警察總部抨擊警察“濫用職權”、“以言入罪”,甚至抹黑警察為“懦夫”,反對設立“辱警罪”。

  今年爆發“反修例”暴亂以來,鄭松泰更是網上網下左右開弓,極力表現。在網上,鄭松泰在臉書上發布《致全港警察的公開信》,在信中稱沖突再這樣下去,絕對會有人在沖突期間死亡,并恐嚇下一個死亡的可能就是香港前線警察。鄭松泰還在信中引用2014年“占中”運動中被重判的七警為例,妄圖恐嚇、分化前線警員。

  近日,香港媒體還曝光出一段港獨分子內訌的視頻,視頻中的港獨極端分子親口承認香港議員鄭松泰有為暴徒出資。同時,鄭松泰積極參加暴力示威活動。

  7月1日,身為立法會議員的他竟然帶領暴徒沖進立法會,協助、教唆暴徒洗劫立法會,遭到香港市民和其他議員的強烈譴責。

  在7月27日發生的“光復元朗”非法游行中,鄭松泰與黎智英、何俊仁、朱凱迪、羅冠聰等港獨頭目及骨干均赴現場參加指揮,煽動大批示威者不斷沖擊警方防線,投擲磚頭、滅火器、雨傘等硬物攻擊警察。警方宣布沖突共造成23人受傷。

  7月30日晚,鄭松泰與朱凱迪等議員協助大批極端分子在葵涌警署外聚集叫囂,其間堵塞警署大閘、占據附近馬路、粗口辱警、涂污警署外墻,又圍攻警察,致五名警員受傷。到了凌晨,鄭松泰又煽動極端分子包圍天水圍警署,警署因此被迫關上閘門,現場還有人施放煙花,十分混亂。最終,事件造成6人受傷。

  現今的鄭松泰,已與之前的文弱書生判若兩人。而將其變得面目全非的,正是他內心中不斷膨脹的政治野心。在牟取政治資本使自己飛黃騰達的路上,他算盡套路、窮盡手段,終變成了自己想要成為的樣子。

  然而,他千算萬算也沒有算到,其為自己鋪設的“康莊大道”,其實是“窮途末路”。

  30日消息:鄭松泰被香港警方拘捕。

[責任編輯:王怡然]

相關內容

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

關于我們|本網動態|轉載申請|聯系我們|版權聲明|法律顧問|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86-10-53610172

青海西宁| 莆田| 黄冈| 岳阳| 汉川| 临沂| 黔南| 日土| 桐城| 株洲| 滨州| 固原| 松原| 大连| 张北| 张家界| 阿坝| 广安| 塔城| 黄石| 平潭| 鹤壁| 安顺| 黄冈| 天水| 包头| 衡水| 岳阳| 乳山| 铁岭| 顺德| 邹平| 包头| 宁夏银川| 云南昆明| 汕头| 百色| 琼中| 德清| 启东| 伊春| 定安| 崇左| 定西| 九江| 义乌| 大理| 吉林| 榆林| 景德镇| 香港香港| 福建福州| 霍邱| 宁国| 曲靖| 东方| 泰州| 长葛| 镇江| 白沙| 滕州| 如皋| 五指山| 石河子| 余姚| 邹平| 永康| 林芝| 昌吉| 汉川| 吴忠| 汝州| 天门| 章丘| 咸阳| 东方| 兴化| 余姚| 淄博| 营口| 玉溪| 琼中| 玉环| 黄山| 顺德| 东营| 聊城| 阳泉| 湘西| 郴州| 抚州| 台北| 大庆| 韶关| 梧州| 大连| 本溪| 沧州| 湘潭| 黄山| 海西| 安康| 东营| 抚州| 鄢陵| 常州| 吉林长春| 辽源| 安岳| 长垣| 南平| 宜昌| 清徐| 牡丹江| 酒泉| 咸宁| 周口| 雅安| 青州| 启东| 曲靖| 阿勒泰| 通化| 定西| 广汉| 张家口| 青海西宁| 临汾| 湖州| 丹东| 酒泉| 阿坝| 邯郸| 韶关| 泰兴| 巴彦淖尔市| 清徐| 包头| 禹州| 德清| 铜仁| 濮阳| 瑞安| 清徐| 宿州| 泗洪| 大兴安岭| 哈密| 泰州| 雄安新区| 青州| 嘉峪关| 安阳| 梧州| 白沙| 阿勒泰| 哈密| 鞍山| 改则| 海北| 新乡| 霍邱| 和田| 晋城| 茂名| 大庆| 南充| 东海| 神农架| 肇庆| 嘉兴| 南通| 五指山| 招远| 铜陵| 汕尾| 保定| 绥化| 果洛| 张北| 文山| 洛阳| 基隆| 三亚| 辽宁沈阳| 偃师| 大庆| 公主岭| 东阳| 阿拉善盟| 文昌| 桂林| 海西| 天水| 广饶| 临海| 瓦房店| 漳州| 安阳| 金昌| 眉山| 邵阳| 衢州| 邳州| 驻马店| 红河| 灌云| 海拉尔| 安吉| 南平| 台北| 来宾| 改则| 醴陵| 固原| 龙岩| 泸州| 吉安| 新疆乌鲁木齐| 海北| 临夏| 桂林| 汝州| 长垣| 云浮| 澄迈| 通辽| 三亚| 资阳| 黑河| 梧州| 乌兰察布| 张掖| 南通| 云南昆明| 鹤壁| 清徐| 临猗| 曹县| 荆州| 吉安| 汉中| 克拉玛依| 安阳| 如东| 邵阳| 淮南| 溧阳| 楚雄| 达州| 明港| 宁波| 宝应县| 绥化| 澳门澳门| 六盘水| 德州| 余姚| 张家口| 秦皇岛| 黑河| 乐清| 台北| 湖北武汉| 淮安| 常德| 沭阳| 济源| 铁岭| 芜湖| 宣城| 日土| 临沧| 牡丹江| 文山| 大同| 荆州| 柳州| 霍邱| 湖北武汉| 日照| 南京| 伊春| 乌兰察布| 东方| 阳泉| 郴州| 九江| 四川成都| 库尔勒| 诸城| 桐城| 烟台| 忻州| 贵州贵阳| 灵宝| 龙口| 桐城| 崇左| 章丘|